当前位置:描写网描写情感爱情内容页

一段很喜欢的性描写

2020-06-20 08:35:44 爱情的文章 访问手机版

今天推荐一段我很喜欢的性描写,是我阅读过小说当中,对性描写最精彩的。

土耳其作家帕慕克的《纯真博物馆》。里面很多关于性爱的场景描写,其中这段:

就在那时,我们开始接吻,我们长时间地接吻,然后我们做爱。做爱时我们感到像童真、羞涩和罪过一类东西的沉重,这是我们从彼此的动作里发现的。但是我也从芙颂的眼睛里看到,她在从性爱里得到乐趣,陶醉在最终发现这些多年好奇的乐趣的兴奋里。就像一个穿越波涛汹涌的大洋,忍受千辛万苦最终到达一片梦想多年、传说中的远方大陆的游客,在他刚踏上那片新大陆时是如何带着好奇和陶醉面对每棵树、每块石头、每处泉水的,又是如何兴奋又小心翼翼地将每朵鲜花、每个果实放进嘴里品尝的,那么芙颂也是在用同样好奇和眩晕慢慢地发现这一切。

这一段对于女孩子对性的好奇和期待,描写太传神了。就像穿越了波涛汹涌的大海,到达陆地的游客,品尝上面的每朵鲜花,每个果实。希望在性爱当中这种期待和兴奋感都还在啊,一点都不色情,更不会猥琐,而是一种新鲜的好奇。

接下来帕慕克写道:

如果我们把男人最明显的性器官放在一边的话,其实最让芙颂感兴趣的东西,既不是我的身体,也不是广义上的‘男人的身体’。她真正的好奇和兴奋是针对她自己,是她自己的身体和快感。我的身体、胳膊、手指和嘴巴对于挖掘出她那天鹅绒肌肤表面和里面的那些兴奋点是必须的。当这些新滋味在我的引导下从她的身体里被挖掘出来时,芙颂会惊喜万分。她陶醉地闭着双眼,感受着身体里出现的一阵阵新快感,她用惊讶、有时用一声幸福的叫喊跟随着快感的自我前行,就像是在血管、后脑勺和脑袋里愈发强烈的一阵颤抖那样,然后她再次希望得到我的帮助。

前面那段是描写女孩子对性的期待和好奇。但是这段描写女孩子对性的兴奋。才是我想推荐的原因。

因为在以前的很多小说的性描写当中,女人是客体,是男人的胯下之物,是被男人征服的对象,从来不是性的“主体”。但这段性描写,女性是完全的“主体”:她真正的好奇与兴奋是针对她自己的,是她自己的身体和快感。

譬如劳伦斯的《查泰莱夫人的情人》,里面的性描写,女人看到男人雄壮的肌肉和大红的“铁将军”而被迷倒征服,在整个性的描写过程的中,男人是主角,女人只是被性征服的对象。

譬如这段:

他不得不立刻进入她体内,进入那柔软的、休眠的躯体,打破了那儿的平静。对他来说,进入一个女人的躯体,是他思想上最最宁静的时刻。她静静地躺在那儿,仿佛已经入睡,她始终是处于这样一种状态。所有的动作,所有的兴奋,都是他的;她用不着再做任何努力。

这种把女性当作被征服的对象,因为性而屈服于男人的描写在劳伦斯的作品当中很常见。美国学者凯特米利特在《性政治》一书当中,有很大篇幅来批评劳伦斯小说当中这种“性”当中传递出来的男性政治思维。

米利特说:“在劳伦斯看来,如果男人不再是作威作福的个人主义者,那将是不可思议的。只有女性应该放弃自我。”

《性政治》这本书很有意思,性这种看起来很隐私的事情,也有强烈的政治意味。在米利特看来,很多男性读者描写性的时候,通常是用“性”这种工具来控制女性,女性貌似拥有了很多自由,但依然是很容易被男人用性来控制。

性革命在解放女性的性活力方面取得了不少成就。作为一位极其敏锐的性政治家,劳伦斯从性革命中发现了两种可能性:它可能会赋予女性他恐惧和憎恨的自主和独立;或者可以被利用起来去创造一种女性依赖和从属的新秩序——这是对男性指导和特权的另一种形式的顺应。

——《性政治》

为什么我会喜欢《纯真博物馆》中的那段性描写,因为那段描写里面,好奇,平等,期待,独立等等都有,女性是在享受属于自己的身体和性,甚至她不再是考虑男人,而是考虑的是自己。她最感兴趣的不是男人某个器官,也不是男人的身体。真正好奇的是自己的身体,是自己。

我树洞里经常收到各种各样因为性依赖上某个男人,或者因为和男人多少次,就觉得难以摆脱的来信。

作为一个情感写作者,当然会理解这些感受,但是如果因为性而被男人控制,还是太不值得。《性政治》当中反对的就是这个。

我以前写过,男人的性拿来用就是,更深层次的含义就是,性它不是你让人控制你的工具,你对性的探索和好奇,需要遇到适合的人,但如果对方并不适合步入到生活来,那就不用迷失自己。

非常喜欢《纯真博物馆》这本小说。都很想很想再次去趟伊斯坦布尔。下次一定要去《纯真博物馆》看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