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描写网描写情感爱情内容页

最佳性描写:销魂的文字胜过身体的亲密接触!

2020-07-03 08:36:58 爱情的文章 访问手机版

最佳性描写:销魂的文字胜过身体的亲密接触!

文/陈保才

耶利内克(Elfriede Jelinek)被人称为色情女作家我觉得其实有点亏.所谓色情不色情关键不是看你写什么,而是怎么写,或者以什么样的姿态面对.我对这个问题有自己的想法.

记得,我上大二的时候,从一个女性朋友那借得<废都>,寒假回家看得耳赤面红,因为母亲就在隔壁房,她还以为我在温习书,所以三番两次地催我,要我别累着.哪知道我在看这种书?心里真不是滋味.老觉得自己很不干净,可能老贾写的露骨了吧?

后来看村上春树-----他其实也写性的,但没那么露骨.他把性看作人性的一部分,能抚慰主人公的寂寞青春,而贾平凹让我们看到的是性,它不属于寂寞,而是欲望,以及背后的虚无.那么,我觉得贾平凹把性写成了,但是小说却写惨了,因为许多人竟然勃起,这不合一般文学艺术的标准,简直成了“色情小说“.村上春树不这么做.他将性看成是人性的一部分,是生活的必需.那么救赎和肉欲之间,我们喜欢谁呢?当然是前者.

最近冒出个耶利内克(Elfriede Jelinek),凭借小说的暴力和色情而被很多人追捧(这可能也是她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一小点原因,诺贝尔文学奖总是颁给那些非常大胆的作家).王安忆就对性描写过多不感兴趣,前年批评J. M. 库切(又译柯慈),最近又对一些身体写作极为反感,她自己不写(不太注重这一点,也不能说就没有)也不喜欢人家写,这个想法有点“霸道“.可是耶利内克不这么认为,她认为人不应该那样,作家也不应该有意识地表现生活,既然真实的人生存在性,我们就不该回避.而,----从某一方面说,性描写更能体现一个人的功力和修养:你写好了是成功,写差了说明你不够大气.

哪一个更高好呢?很难说.

香港学者型作家刘绍铭不知为什么,特别对耶利内克不感兴趣,他说:“人老了,消化不良……,大可坦然面对看不下去的东西说‘不’。闻道新科诺贝尔文学状元耶利内克文字时见血腥。是不是类似电影《钢琴教师》那种自残画面?如果是,老朽可以说‘不’。”

我不以为刘绍铭有什么偏颇,但我也不认为耶利内克就有什么不好,性是一个话题,资源,谁都可以用,也都可以不用,我们没权说一个作家写了性就显得有所不齿,这个想法值得那些保守派的评论家深思.

我觉得性可以写,而且应该写,关键看你写的好不好,而好与不好也没标准,只要能做到艳而不淫也就是成功.如果单纯的写性,以性而文,那不值一提,相反,如果是真正的文学,或者说为人生,艺术而文学,那么在写作的过程中涉及点性,则不仅不可指责,还应该将它写好,唯此才算符合真实的情况.你说呢?

写到这忽然想起,前不久英国《文学评论》(Literary Review)杂志颁发的一项极具反讽意涵的奖项“拙劣性描写奖”(Bad Sex in Fiction Award),不由得就想,我们也可以设个最佳性描写奖,以奖励那些在性描写上获得极大成就的作家.如果真开这么个奖的话,我想推荐那个英国的D.H劳伦斯.

推荐阅读